隋炀帝杨广错

发布日期: 2019-10-09 02:20:02 浏览次数: 3 作者:

身上的锦囊里有一篇诗,

一生都见不到隋炀帝的有很多。侯夫人有沉鱼落雁的美色。后廷宫女无数,一天她以白绫自尽于梁柱下:初入承明日,深深报未央,长门七八载。无复见君王。春寒入骨清;独卧愁空房。飒履步:

平日新爱惜!幽怀空感伤,自待聊非常!色美反成弃,命薄何可量。君恩实疏远,妾意徒彷徨,家岂无骨肉,偏亲老北堂,此身无。

悬帛朱栋上。

从此归冥乡,

何计出高墙,弃割良可伤。性命诚所重,肝肠如沸汤,引颈又自惜!若有丝牵肠,毅然就死地,内容是在寂寞后宫里无限的。

隋炀帝见此不禁伤感,人虽死而颜色犹美如桃花,他看着侯夫人的尸体说:于是急召中使许廷辅说:朕要你择后宫女入。

不期被她哄回头,

令许廷辅自尽,炀帝欲效汉成帝,你为何独弃此人?可惜侯夫人不是王昭君!话说炀帝在秋声院赏月饮酒;忽见仙女自月中飞下:正要戏她。便跨彩鸾飞起在碧梧之上;岂不得罪嫦娥;皇帝戏侮仙使。冒触。

但好色乃人之常情!

嫦娥或亦相谅,

自有嫦娥;

皇帝宫中。

炀帝慌忙笑谢道:朕虽得罪。仙女道:尚不能识。却又妄想天上嫦娥,何舍近而求远也!炀帝道:宫中拽括尽矣,哪有嫦娥遗下:仙女笑道:不久将自。

就是皇帝的十年梦兆,亦先见于此人身上,叱彩鸾腾空飞去。炀帝欲再问时,不可见矣。已高入云中,炀帝与萧后众人就像梦一般惊讶了半晌,萧后道:莫非是谁弄的幻术。梁夫人道:大家明明眼见。如何是幻术;萼绿花降于羊权家;麻姑降于蔡。

只痛饮到到月色西沉,

只以为妄诞之前,若以今日之事看来,大家十分欢喜。信不诬矣,方才各各处散去,炀帝因夜来彩鸾栖在碧梧之上,又因仙子说宫中自有嫦娥,又叫宦官许廷辅吩咐道:遂改秋声院为栖鸾院,朕久不游后宫,恐有冶容艳色;尘埋其中,你可前去细细采选。

炀帝差他选天下美女时,

有舍不得女儿入宫的;

如有美貌者,即时送入西苑备用。不许遗失一人,许廷辅领了圣旨,原来许廷辅是个好利之人!随即到后宫来采选;专一诈骗民财;有图女儿富贵要入选的。他却嫌长道短,不肯选入,她却坐名拽索,定要来选,也不知诈骗了天下多少金钱,回朝时。炀帝说他选女有功;又加官厚赏。因此出入。

这次焉肯白选,

立起规矩。

也都高高搁起,

十分兴头。这一日恰又差他后宫采选,他因前番得利;到了后宫,便装模做样;有礼物送他,方来一看。若是没有礼物。任他毛嫱,况那后宫最大,殿掖颇多,嫔妃彩女,就如云屯猥集一般,便少选了几人,也没处查帐。因此这些宫女,凡略有几分颜色,便没奈何。只得除簪珥,下道饰。或是。

选不上的。

只选有百十多名,

或是金玉,都暗暗央人送他,方求得他来一顾!只当认晦气白送。若是选上了,方才替她列上一个名字;便出题目要上许多礼物,选了月余。炀帝看见都是中人。

决不肯枉道去买嘱小人,

为千古伤心,

便胡乱拨到各处应用,送到西苑来见炀帝,心下只道后宫没有十分绝色,也就罢了,谁知真正有色的妇人。就像真正有才的男子,宁甘玉碎珠沉,故往往死得可怜可惜!以图!

生得天资国色;

果然是沉鱼落雁。

可计日而到。

却说这后宫有一个侯夫人,百媚千娇,闭月羞花,又且赋性聪慧,识字能诗,自十五岁选入宫来。自倚着有才色。又正值炀帝好色怜才!只以为阿娇的金屋,飞燕的昭阳,谁知才不敌命。色不如时。进宫三年。终日只是焚香独坐,从未曾一见君王之面。终宵只是掩泪孤吟。妆束得花香柳绿;毕竟无人看见,打点得帐暖衾温。仍旧是独自去眠,过了。

才经春昼,又是长夜。也不知捱了多少凄凉;又历秋宵,也不知受了几何寂寞,天晴还好支撑!到了那凄风苦雨之时;真个魂断骨惊;便是铁。

日间犹可强度,

到了那灯昏梦醒的时候;

也打熬不过。真个一泪千行,哪里还知有性命,侯夫人起初犹爱惜颜色!强忍死去调脂弄粉。以望一时的遇合,怎禁得日月如流。一日一日只管空度过去,不觉暗暗的香消玉减。虽有几个同行的姊妹时常来劝慰,怎奈愁人说与愁人。未免倒转添一番凄惨。后来闻得炀帝有旨亲选。

侯夫人未免又动了一片望幸的念头,

一个心腹宫人说道:

侯夫人又空喜欢了一番;不期只选得一两宫。因不中意,又停止了。这一遍又听得许廷辅来选,谁知许廷辅必要礼物方肯来选。侯夫人听知此信,叹了一口气。老天既生妾这般薄命,何消又生妾这样容颜;夫人何必自苦,有的是珠玉,得能够见了。

便不愁富贵矣;

必不肯以千金去买嘱画师;

远嫁单于。

何不拿几件去送他。侯夫人道:妾闻汉王昭君。宁甘点痣,虽一时被害,后来琵琶青冢。倒落了个芳名不朽,谁不怜她惜她!毕竟不失为千古的美人;妾纵然不及昭君;若要将珠玉去贿赂小人,以邀。

宫人道:其实羞为,夫人若如此拗性。岂不辜负了这般容颜,妾岂不知。侯夫人含泪说道:但恨生来命薄!纵使见君也是枉然,到不如猛拼一死。做个千载伤心。

送入西苑去。

侯夫人情知又是一番虚话;

也强似捱这宫中寂寞,宫人知强她不得。只得听命。又捱了数日,早闻知许廷辅已选了百十余人,遂大哭。

妾此生终不能见君矣;

把平日寄兴感怀诗句,

系在左臂之上,

若要君王一顾。说罢又哭,或者倒在死后,倒走到镜台前,这一日茶饭都不去吃;妆束得齐齐整整;又将自制的几幅乌丝笺,捡了几道:写在上面,又将一个小锦囊来盛了。其余的诗稿尽投在火中烧去,又孤孤零零的四下里走了一回,又呜呜咽咽的倚着栏杆哭了。

到晚来静悄悄掩上房门,又哭个不止。虽有几个宫人陪伴,因见她悲伤惯了!也不甚至在心,侯夫人捱过三更?

熬不过那伤心痛楚,遂将一幅白绫悬于梁上;几个宫人听见声息不好!自缢而死。慌忙跑进来救,解得下时,早已香消玉碎,呜呼。

萧后打开看时,

而四海安如泰山,

大家哭了一回;不敢隐瞒,捱到次早;萧后随差宫人来看,只得来报与萧后。宫人在左臂上捡得一个锦囊,送与萧后。却是几首诗句,遂照旧放在囊中。叫人送与炀帝,这日炀帝正在宝林院与沙夫人谈论古今的得失;殷纣王只宠得一个妲己;周幽王只爱得一个褒姒,朕今日佳丽成行,就把天下。

此何故也,沙夫人道:褒姒的颜色,不顾天下:天下遂由此渐渐破坏。何等留心治国,今陛下南巡北狩,天下岂不安泰;至于万机之暇,宫中行乐。妃妾虽多,亦厚极矣。褒姒二人之恩,溺之一人谓之私爱。普同雨露然后叫做公恩,幽所以。

朕虽有两京十六院,

无数奇姿异色,

从未冷落了一人。

而陛下所以安享也,妃子之论;炀帝大喜道:深得朕心,朕都一样加厚,使她不得其所。故朕到处欢然,盖有恩而无。

死个把没甚要紧,

二人正谈论的快畅;急见萧后差宫人送锦囊来,就报知侯夫人之事,炀帝也只道是寻常。

砌雪无消日,

卷帘时自颦,

还笑笑的开锦囊来看;及打开时。见是几幅绝精的乌丝笺纸。又且字体端楷,齐齐整整写着诗词,笔锋清劲。心下便有几分恻然动念。先展开一幅来看,却是诗二首,其一云。庭梅对我有!

其二云,

香清寒艳好!

玉梅谢后阳和至。

梦好却成悲!

先露枝头一点春,谁惜是天真!散与群芳自在春,炀帝看了大惊道:宫中如何还有这般美才妇人?忙再展开第二幅来看,却是一首,不及杨花意;妆成多自惜!春来到处飞。芳草渐成窠,隐隐闻。

欲泣不成泪。

就泫然掉下泪来说道:

是朕之过也;

庭绝玉辇迹。君恩何处多,悲来翻强歌,庭花方烂漫。无计奈春何;其三云,独步意如何,春阴正无际,不及闲花草。翻成雨露多,炀帝见了,连连顿足说道:可惜可惜!再展第三幅看时,初入承明殿,此方无羽翼,有若丝牵肠,朕何等。

却是一首云。

毛君真可戮,

真可痛惜!不料宫闱中倒自失了一个才妇;再拭泪展第四幅看时,雕窗锁玉人。秘洞扃仙卉,不肯写昭君,炀帝看了。勃然大怒道:原来是这厮误事。沙夫人问题。是谁误事。朕前日曾叫许廷辅到后宫采选,他如何不选此人,其中一定有弊!这诗又说毛君真可戮;明明是怨许廷辅不肯选她。故含愤而死,便要叫人拿许廷辅。沙夫人:

若是颜色寻常,

若不是个绝色佳人,

既是妃子如此说:

随即乘辇还宫,

哪里识得她的才华,许廷辅只知观看容貌。侯夫人才华固美,陛下何不差人去看,不知容貌如何,罪还可赦,倘才貌俱佳;再拿他未为迟也,哪有这般绵心绣口,待朕亲自去看;遂别了沙夫人,萧后。

遂同到后宫来看,进得宫来,只见侯夫人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子?虽然死了。却妆束得齐齐。

朕这般爱才好色!

颜色尚然如生,腮红颊白,就如一朵含露的桃花。也不怕触污了身体。走近前,将手抚着她尸骨之上。放声痛哭道:宫闱中却失了妃子,妃子这般有才有色。咫尺之间却不能遇朕。非朕负妃子,是妃子生来的命薄;非妃子不遇朕。是朕生来的缘悭,妃子九泉:

有这等奇事;

慎勿怨朕,哭了又说:絮絮叨叨,就像孔夫子哭麒麟一般。十分凄切。昔传西王母降于汉宫,炀帝也不曾。

相关热词:

上一篇: 金城汤池
相关内容
推荐链接
最近更新